<cite id="nfnpr"><video id="nfnpr"><menuitem id="nfnpr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nfnpr"><strike id="nfnpr"><listing id="nfnp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nfnpr"><strike id="nfnpr"><listing id="nfnp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nfnpr"></var><menuitem id="nfnpr"></menuitem><var id="nfnpr"><video id="nfnpr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nfnpr"></var>
<var id="nfnpr"><video id="nfnpr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nfnpr"></var>
<var id="nfnpr"><video id="nfnpr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nfnpr"><strike id="nfnpr"><listing id="nfnp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nfnpr"><video id="nfnpr"><thead id="nfnpr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nfnpr"></var>
<cite id="nfnpr"></cite>
<cite id="nfnpr"><strike id="nfnpr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nfnpr"><strike id="nfnpr"><listing id="nfnp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fnpr"><video id="nfnpr"></video></var>

紅樓夢里那個從未長大的千金小姐,才是真正的狠心冷面人

2019-11-26 11:22:03

原標題:紅樓夢里那個從未長大的千金小姐,才是真正的狠心冷面人

紅樓夢里,賈惜春是寧國府賈珍的親妹妹,父親賈敬不務正業,整天在道觀里煉丹修仙,她就在榮國府由賈母養大。林黛玉進賈府,初見惜春,她小到連作者都說身量未足,形容尚小,大概還是孩童的稚氣模樣。

細細想來,薛寶釵在賈府的第一個生辰是15歲,她比賈寶玉大一歲,寶玉又比黛玉大一歲,黛玉大約13歲,從賈璉夫婦的對話里可知,黛玉已經在賈府辦過生日,她上京時估計12歲,她比探春惜春都大,當時惜春也就10到11歲之間。

一個十歲剛剛出頭的孩子,周瑞家的各處送新鮮式樣的宮花,迎春探春二人在下棋,她卻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兒一處玩耍,還開玩笑說打算剃頭做姑子,花沒地方戴。

一個侯門顯貴人家的孩子說出如此驚心動魄、頹廢厭世的話來,周瑞家的反倒司空見慣一般,她剛剛才對“冷香丸”大驚小怪地刨根問底,和惜春反而大家取笑一回。由此可見,惜春平日里說慣嘴了,小孩子的習性口角,誰也不當成正經事。

年紀小小的惜春為何這般性格乖張、不通情理?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日常的所見所聞讓她心灰意冷。

緣起:奴仆階層風語風言

焦大是寧國府資歷最老的奴才,寧國府偷狗戲雞,爬灰、養小叔子的不堪,他趁著酒興恣意灑落,那一夜院子里有眾多小廝下人,惜春雖然不在那里住,但是也應有耳聞。

柳嫂子的女兒五兒想進怡紅院,這么小心行事也被跑腿小廝得知,他說我們在里面也有幾個姐妹,什么事能瞞過我們去。下人們都有一張無形的消息網絡,更何況兒女相互間結成干親的、姻親的,更是枝蔓交錯頭緒復雜。

惜春雖小,但是下人們的竊竊私語傳進耳朵,由不得不聞不聽。她和哥哥年齡相距甚遠,平日里也無任何交集,在榮國府更是無依無靠,沒有親人扶助,她不是榮國府正兒八經的主子,就連她當家的嫂子在寧國府也會碰個灰頭土臉。

某一天晚上尤氏回寧國府,發現榮國府大門敞開沒人上夜,她看不慣讓丫頭去傳個管事的婆子,結果被弄得一肚子怨氣,榮國府眼高過頂的仆役根本沒把寧國府的當家太太放在眼里。

惜春只是借住在此,又是閨閣小姐,只有聽沒有說的位份,逐漸養成獨來獨往的脾性,小尼姑智能兒不見了,她就和小道姑妙玉下棋聊天,反正檻外人與世無爭不惹塵埃,和她們來往不會惹人搬弄是非。

承續:無端抄檢大觀園

惜春原本一直相安無事地在大觀園里待著:雖然有個詩社,但大家也知道她不擅寫詩,也不苛求;雖然賈母開口要她畫幅大觀園的畫送給劉姥姥,后來還要添上寶琴紅梅,但是天冷膠澀,她也不擅畫樓閣亭臺,拖來拖去,轉過年來多事之秋,終究只成半幅。

突如其來的變故是邢夫人借香囊發難,鳳姐一干人等翻箱倒柜,在入畫的包裹里查出男人的物件。入畫的東西來源清白,唯一的錯誤是不該私相傳遞,沒遵守榮國府的規矩,鳳姐不愿為難惜春,說入畫平時還好,哪知惜春非常決絕地讓鳳姐和嫂子尤氏把入畫帶走,隨便怎么處置,她都無所謂,因為入畫連帶了自己的名聲。

別人的丫頭都沒事,就我的丫頭行為不檢,多年的主仆相伴情分抵不過一時的氣惱,她不想承擔一點責任,不想沾惹一點是非,自己不用央求別人,別人也不要來找自己麻煩,最好老死不相往來,樂得清靜,因為沒有人能幫她分毫。

哥哥和侄媳婦不干不凈,嫂子是外姓人,榮國府里沒有至親,賈母多疼了鳳姐和寶玉,差點被蠱惑之術害死,寶釵黛玉都是更遠的親戚,李紈諸事不問,迎春探春二人是叔伯姊妹,血緣比自己更親,想來想去,只能依靠自己護個周全,何況舍棄區區一個丫鬟入畫。

惜春此舉連尤氏都覺得太過,冷到讓人寒心,惜春不以為然振振有詞,不這么做,自己將無立足之地。只有自私才能在大廈將傾的賈府里尋得一線生機,這道理狀元不懂,尤氏不懂,與我何干。

轉折:元迎探三春噩耗連連

富貴如元春,赫赫揚揚地讓家族一時風光無限,說話間沒見過幾面就莫名薨逝了,惜春應該記得起她回來省親時的盛大排場和滾滾而下的淚水,記得起所有親人覲見她時的拘謹緊張和深深的隔膜,那短短一夜的風流氣象轉眼流散無痕,富貴又如何?

淡然如迎春,安分守己地待在紫菱洲,寡言沉默從不張揚。家族里的活動叫她參加也可,不叫她也可,她從來沒有非分之想。首飾被仆人偷走,愿意贖回來中秋節就戴上,不能送回來就說不見了,丫鬟繡橘都比她著急上火。

誰知無端端地被父親如同抵債般嫁給一個莽夫,受盡折磨悄無聲息地死去。

探春生有大才干,起詩社,理家,卻依然沒有躲過遠嫁的命運,也許她能躲過家族被抄的厄運,但遠在異鄉,遠離親人的她,也只能冷暖自知,余生都將在思念和悔恨中度過。

淡然又如何?她們的命運都掌握在別人的手中,惜春下定決心,決不能任由別人隨意發配自己,出家總歸是不礙著任何人的。

關合:青春枯索古佛常伴

惜春已經沒有任何留戀的人和物了。林姐姐為情而逝,寶玉為俗禮牽絆娶了一個不愛的寶姐姐,探春去了一個山水迢迢之處,老太太油盡燈枯,哥哥被參流配海疆做苦力,一眾人了無生趣,家族里人心渙散,誰知還有狼子野心之人到最后互相傾軋。

賈環趁家中亂無頭緒之際,伺機報復王熙鳳的女兒巧姐,差點釀成大禍,趙姨娘害人終害己,李紈死守著自己的錢財,不肯幫助任何落難的家人。

罷了,榮華已落,是時候實現自己的夙愿了,剪了頭發做姑子去,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,鴛鴦也曾說過服侍老太太歸了西,也去絞了頭發做姑子,誰承想連這個簡單的愿望都身不由己。妙玉六根未盡,被賊人擄去??赐甘朗碌南Т盒臒o掛礙,無憂無怖,遠離顛倒夢想,才真是干凈利落遁入空門。

作者:周慧云,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。

責任編輯:


瑜伽教練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鐵鋒新媒體版權所有
pc蛋蛋哪个群靠谱